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当了21年的处男........

当了21年的处男........
我是个在高雄某大学的大学2年级的学生,虽然我已经是21岁的成人,不过很遗憾的是我到现在都还是处男,一个当了21年的处男。其实我的女性朋友其实还不算少,但就是没有成功把到任何马子

    其实我的家境其实并不富裕,父母要供养我上大学已经很辛苦,但是我在前两年的成绩都是低空飞过,随便混过去,几乎把时间和金钱都花在女生身上,但到最后仍然没有马子和没性经验。

    在我大二上的某一天,家人突然告诉我家已经无力全力支撑我的学费生活费,要我自己想办法。于是我便醒悟过来,觉得这样继续浪费时间是很对不起自己和父母。

于是,我就下定决心要搞好自己的课业和不要让家里的负担太大,所以在大二下开始,我就开始把时间与精神转移到课业上,所以我的课业也慢慢地好起来。另外,为了不要让家里的负担太重,我也在校内外找了几分工读和兼职,减轻了家里的负担和增加自己的打工经验。

    只是,我唯一不能解决和满足的就是我那强盛的性欲和对干砲的渴望。常常一大早起来,我都不知该怎样面对那根21年未使用过的坚挺大阳具。唯有安慰自己以后毕业工作后,就有办法找个阴户来满足它。所以在这时候我唯有靠上网下载A片,看色情小说来打手枪发洩的巨大的欲望和过剩的精力,常常有时要一天打三、四次才满足。

    可是不知为何,我是特别喜欢看那些人妻、熟女系列,虽然那些熟女的青春程度是比不上那些年轻的当红女优,可能我就喜欢他们那种成熟的韵味,而且,通常他们都有一对豪乳,可能是我自小缺乏母爱吧!大概从这时开始我就特别留意那些风韵犹存的熟女和中年女人,常常幻想能跟她们干砲来一次。

    而在我大学里的其中一份工读就是在的财务室,里面有一位让我常常产生性幻想的中年熟女—陈佩君小姐。

    佩君姐听说今年大概有四十三岁以上,但确实的我还不知道,不过它看起来大概只有三十八、九岁左右。她的样子看起来是蛮普通一般,但我会觉得隐约中带有几分淫逸的感觉。她的头髮有点小捲只长到肩膀,身高165cm左右,身材丰满或说有点小胖,而腰也有点稍粗,不过有一对三十六F罩杯的豪乳和稍微大的浑圆臀部。以生育过两个小孩的妈妈来说已经算是保养得不错。

    在办公室内,由于冷气会开的蛮大,所以佩君小姐虽然都会穿一件贴身小外套。可是,那小外套穿在身上时,更会突显出那对大豪乳。有时她会配搭一些稍为紧身的衣服时,反而看到两粒大奶之间的大缝隙,特别是当她站起来弯下腰的时候。

   有时她也会穿一些女衬衫时,但看上去是把衬衫逼得涨破破,更有时,她背对我弯下腰捡东西时,显出她那浑圆多肉的屁股时,常常看到我的小弟弟硬起来,幻想把她推在桌上狠狠干她一顿。因此,我常常都要借尿遁到厕所好好冷静一番。

    由于我是直接协助她的工读生,所以我跟佩君姐接近他的机会很多,而且我们两人的关係也慢慢地比较熟络起来。佩君姐对我也算蛮不错,所以我也逐渐把自己家境不好所以打了几份工困境告诉她,她知道后也对我深感怜惜,所以常常帮我留意其他好康的工读机会。所以我后来得有不少赚钱机会,因此我对她非常感激,把她当是我的恩人看待。

同时在另外一方面来说,佩君小姐也已经是我重要的性幻想对象。每次我有需要的时候,都会开着熟女系的A片,但幻想着里面女优的样子是佩君姐,在快要射出的时候都会闭上眼睛幻想自己跟佩君小姐在性交,借着女优越来越激昂的呻吟声,加快上下套弄!

“啊!来了!”
我马眼一鬆!,幻想我将自己满满的子孙液射进佩君姐的阴户里,为圆满结束的画面。

当然,佩君姐也只存在我的性幻想力而已,现实上,我对她不敢做任何非分之想。不过,我跟佩君姐的关係却越来越熟络。我们不但会聊到一些公事以外的东西,也常常会互开对方玩笑。

终于在大三升大四的暑假里,突然有了一次让我们可以突破的机会。

在暑假期间,佩君姐请我和另一位工读生到她家帮忙搬一些旧物丢弃,因为她丈夫暂时外派到大陆,半年不在家。两个唸大学的儿子也刚好趁暑假去国外游学,所以她家只剩下她一人而已。而她家是栋四层高的房子,旧物要从四楼搬下去,她一个人恐怕是搬不完的。

    于是我们都约在星期六早上八点到佩君姐家帮忙她,但在当天,另外一名工读生打电话给我说他临时有事,不能来。所以我只好一个人去她家帮忙。幸好,对我来说东西也不算多重,很快的,我们两人已经把一半的东西拿去丢了。

    因为是夏天天气热的关係,我们两人都搬的汗流浃背。更要命的是,佩君小姐今天是穿一件淡黄色蛮贴身的汗衫。因为汗湿的关係,这件淡黄色汗衫裏包紧她那两颗36F 大豪乳的黑色奶罩显得若隐若现。

    而且两颗大奶跟汗衫贴得紧紧,而且更明显地看出它随着佩君姐的动作跳动,搞得我的双眼视线一直无法离开她的大豪乳,裤裆间的阳具已经涨得硬硬的

    佩君姐也是乎察觉到我一直盯着她的那双打奶,不过她却没表示什幺,依然还带些微细的笑意。

    过后,剩下的旧物是比较小件和分散在其他楼层。当时我刚好急尿,所以便到三楼上厕所。由于真的太急的关係,我连门没锁好就迫不及待地掏出鸡巴排尿。

    等到我小完后,我才发现里面有几件佩君姐的内衣裤,而且款式看起来都很性感的,尤其是我看到那36F罩杯的乳罩后,不禁幻想起来,然后那根掏出来的小弟弟,迅速发涨成精神饱满的大阳具。

    就在这个时候,门开的声音传过来,我回神转过头看,原来是佩君姐突然开门进来!佩君姐看见我看着她的内衣裤,握着那根坚挺的大阳具站在马桶前。

    我们两人大概面对面呆住一、两秒的时间,在这短短的一两面时间内,我看见佩君姐的脸是从震惊转变惊讶,然后再不好意思的神情,再丢下一句:“糊涂虫把门关好!”

    此时我连忙低下头,尴尬地一直说抱歉,也手忙脚乱地把那个硬梆梆的大阳具,拼命摆回裤子里,画面十分狼狈。然后佩君姐就关上门出去。

    但我也有瞄到佩君姐在关门退出之际,她的目光仍然是注视在我那大阳具上,亦可以没有转移过。

    过后,佩君姐就匆匆地下楼。我也出来继续完成帮东西,看到附近有一个要丢弃的箱子便随手拿上来。

    这时,我不断在回想刚才佩君姐样子的表情,究竟她会为何露出惊讶的表情?

    究竟是她觉得我的阳具太小还是其他呢?心里面不断在想这个问题,佩君姐至少都看过她丈夫和儿子的阳具,是否自己的尺寸让她觉得小?

    由于我都在想这些问题,结果心不在焉手一滑!手上的旧箱子便脱手而出,掉在地上。

    这时,箱子内的东西也掉了出来。不过这次觉得惊讶的是反而是我了!

    箱子内竟然落出半根透明龟头状的东西,我马上蹲下去看,发现是一根八吋长的假阳具!
   
    我继续看箱子内还有什幺,原来都是一些性玩具,都是女性专用的!里面还有跳蛋,几支假阳具、电动按摩棒一些,还有一本《性高潮秘诀》。

原来佩君姐也需要用到这些东西!我想了一想,佩君姐的丈夫在大陆半年,剩下她一个女人在家,也难怪她会有这些需要,怪不得她刚才一直盯着我的阳具。突然,念头一动,觉得这可能是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欲望的大好机会。

    想到这里,我跨下的阳具又硬起来了,因为这是它二十一年来出人头地的好机会。只是,我要怎样做才会令佩君姐愿意和我性交?

    这时,我自己迅速想了一想,认为佩君姐绝对有想做爱的欲望和性冲动,不然她不会目不转盯地一直看着我的阳具。她会使用这些性玩具就表示她还有需要。

    但我的阳具够不够大呢?能不能够吸引她呢?干!这时候不要管这些!

    最后,我想了初步的简单策略而已,过后又什幺变化,唯有见步走步。反正,这时我已经慾火焚身,精虫上脑了,也不管这没多了。

    于是,我先将那些性玩具收回箱子内,然后若无其事地拿下楼去。

    下到二楼时,只见佩君姐坐在沙发上。她看见我下来,望了我一下,然后看见我手上的箱子后,表情有点愣了一下,马上就恢复正常,也叫我过来休息一下再搬。

    她大概还未发现我已经打开过箱子,干!其实我已经打开过了啊!

    然后我坐下来,并故意坐近她身旁,再嘻皮笑脸地向她道歉!

“你啊!真的要打屁股,都已经快大学四年级了,还会忘记锁门!”佩君姐开玩笑地说。

“抱歉阿!刚才真的太急了!”我嘻皮笑脸地说。

“你要是还拿幺粗心,难怪没女生甩你!”佩君姐继续落井下石地说。

  当她这幺一说,就正好中下我的怀。我就马上装出一副可怜和沮丧的样子,来勾起佩君姐的怜悯之心。

“其实,我真的很担心我以后都交不到女友,一辈子都是处男!”我头低低地沮丧地说。而且还故意透露处男,方便我可以将话题拉到性方面。

“啊!…..我只是开玩笑而已,不要当真拉!”佩君姐应该被我的处男自白吓到,错愕一会儿,然后再安慰我说。

我见我的处男攻势是乎有点效果,于是就继续掰下去。

“是真的啦,佩君姐!现在我周围的朋友很多都已经交女友了,他们都经常在我面前炫耀自己的女友身材多好,如何跟他们搞,我听到后都觉得自己很窝囊废。”

“你不要想的那幺悲观啦,也不是只有你也个人没女友啊,还有很多人啊。”佩君姐连忙安慰我说。

“现在就连那些没女友的同学也都纷纷去泰国毕业旅行,然后就在地破处男身。只是我没钱,所以没跟他们去毕业旅行。”

“他们回来后,班上大概只剩下我一个童男而已,到时我肯定是大家的嘲笑对象”我继续装出可怜头低低地样子说。

  我讲完后,佩君姐也顿了一下,彷彿不知该怎样继续安慰我。

“不会的啦,你想太多啦!你以后一定会交到女友”佩君姐情急下只好挤出这句话安慰我。

  于是,我继续打铁趁热,趁机发动可怜攻势!

“算啦!佩君姐你不用再安慰我啦!”

“我不是在安慰你,妳真的是个好男孩,以后你一定会找到女友跟你……”佩君姐说到那里就马上住口了,不再说下去。

  于是,我见她无意中也把话题拉到性上面,因此我就鼓起勇气,踏出第一步。

“佩君姐,其实我也……有些东西…….想…问你!”我把声音故意压得低低,还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地说。

“什幺事啊?”佩君姐一脸疑惑地说。

我把嘴靠近到佩君姐的耳朵轻轻地问:“佩君姐,老实说。你刚才看到我的那裏,其实是不是真的很小ㄚ?”

佩君姐听完后,马上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佩君姐妳的性经验一定比我丰富,那我的尺寸会不会太短,我很怕以后满足不了未来的女友,然后女友就因此劈腿。”我继续装作很担心和很没信心的样子说。

“傻瓜,我什幺性经验丰富啊!”佩君姐脸红不好意思地回答。

“那至少妳是女人,知道我的尺寸适不适合。如果我用我的阳具跟妳做那个,妳会不会觉得不够长,满足不了妳?”我继续一副天真渴望知道的样子追问佩君姐,希望引起她对我阳具的遐想。

“你这小鬼,怎幺一直问人家这些问题呢?叫人家怎样答妳?”佩君姐脸红地说。

“妳照实说就好了!我又没做过,我只是想知道我的情况如何,至少以后在做的时候可以想办法让女友满足而已啦。”我一副无辜的样子回答。

“……长短…….不是………最……..重要的啦,重要的是…….两人的感情好……互相配合啦”佩君姐结结巴巴的回答。

“那就是说短小的阳具也可以令女人很舒服很满足啰?长短阳具都是一样的啰,都没差?”我继续问道。

“那…那…也不是……说…….长短……不重要。”佩君姐脸红结巴的说。

我故意作出一副困扰的样子,继续追问她。“

那到底是怎样拉?”

“就是…….就是……如果有选择…….的话……还是……长的…..好一点。”佩君姐一脸害羞回答。

“那我的阳具到底算长还是算短?”我故意追问下去。

“你干嘛一直问我,反正你的女友以后会很快活就对了”佩君姐含羞地迅速答我。

“那是说……我的阳具…..算长啰…..”我一脸疑惑的说。

“反正你的那裏……又长又大,以后女人遇到你都要叫你一声小冤家!”佩君姐终于忍不住脸红地说出来。

“佩君姐,妳不要骗我哦,妳骗我的话,到时是喊小冤家的是…….妳哦”我带着挑衅语气地说。.

“你这臭小子,嘴巴吃我豆腐,真坏!”佩君姐脸红地说。

  看来佩君姐已经开始被我撩得开始有些春心蕩漾。只要我继续加把劲,今天小弟弟就有肉吃了。

“那佩君姐,妳老公现在都不在你身边,那妳会不会很寂寞?”我大胆调戏地说。

“你想说什幺啊”

“想问你有没有兴趣当当我的小冤家?”我鼓起勇气说出这句话,但仍然以开玩笑的语气问她,以免到时如果闹翻,下不了台。

佩君姐听完后,停顿想了一下。

“不要再开这种玩笑,我已经是四、五十多岁的老妇人了,再讲我要生气了喔…”佩君姐一副假装要生气的语气说。

  当她讲完这句话后,我就知道佩君姐其实已经动了春心,不然她直接拒绝我就好了,干嘛还要多出一句“我已经是四、五十多岁的老妇人”,摆明就是给了我暗示。

  因为她也不能这幺主动直接地说“要”,毕竟佩君姐还是希望自己是被动的一方,心理比较好过。所以还是要等我继续撩动她。

  所谓好事多磨。我现在就要磨多她几下,佩君姐就会流满淫水张开大腿等我插进来。

“我是认真的,佩君姐!”我用手抓住佩君姐的手,然后认真的语气回答。

“我不想自己夏天过后还是一名处男。我当然可以去随便嫖妓破处。不过……我真的不愿意将自己人生的宝贵难忘的第一次交给一个不认识的人。”

“而且妳又对我那幺好,我真的很感激妳,所以我希望第一次可以跟一个和我关係密切的人。”我含情脉脉地说出这些话。

“阿文,妳第一次应该给你自己最爱人,不是我这个又老又丑的欧巴桑。”佩君姐也沈重地说。

  听到佩君姐这句话,表示她应该也有意思,只是她不好意思太快答应,要被动扭捏多一下。所以,其实我已经十拿九稳,但还是要继续磨她。

“可是我现在只是想跟妳做而已!”我情绪昂地说。

“我已经老了,对……..对…..性已经没那幺……”佩君姐自己也开始混乱起来,不知自己想说什幺了。

  哈!佩君姐已经陷入我的设好的陷阱。

“你骗人!”我激昂的说。

  这时,我打开在桌上的箱子,把她那些性爱用具拿出来。然后我手上拿着一根假透明阳具跟他说:“这支是什幺东西?

“这…..这…….你这幺那幺没品,随便打开人家的箱子…”佩君姐脸更红低头地说。

“佩君姐!如果你真的不需要,干嘛那幺多这些性玩具!”

“其实你还是很需要的,对不对!”

佩君姐脸红地不回答。

“佩君姐,我真的很想跟妳做,我什幺都不介意,我是自愿的,我要我的第一次性交经验是跟妳快快乐乐地做,妳其实只是像个老师在教导我这个学生而已!”

“我…..”佩君姐不安地望着我,说不下去。

“难道我的阳具比不上这跟假阳具?”我马上站起来,掏出我的大阳具,然后抓住她的手去抚摸我已经硬到不行的阳具。

  我们两人沈默了一阵子,我继续握住她的手摸我那已经又影又烫的大阳具。

“…既然这样…好啦…..我答应你…..但你不要后悔!”佩君姐头低低地说。

“真的吗,妳不要反悔喔”我高兴的说。

“再说我就不来了,不过,你要听我的,不要那幺粗暴!”
“你到三楼房间去等我”佩君姐回答。

“好!好!好!我们马上走”这是我的心情真的非常的亢奋。

“真是小冤家!”佩君姐没好气地说。

  上到三楼,她叫我先去洗澡因为她不喜欢满身汗味做爱。她自己就到二楼洗澡。

  在浴室内,我用最后快的速度将衣物脱完,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将身体洗乾净。然我只用一条浴巾包着下面走到床前去坐下。

  然后,没多久佩君姐也包着浴巾进来,只是她还将奶罩穿在身上。然后她把门锁起来,看起来她还是有点谨慎。

  接下来她走过来床边,坐在我身旁,跟我说要温柔点。

  我当时顿时不知道该先做什幺,佩君姐也看得出我第一次很紧张,大概脑袋已经是空白了。

  于是,佩君姐先主动揭下我的浴巾,叫他躺在床的中央。我便全身赤裸躺在下去,只有我那精神奕奕的大阳具是挺挺站起来。

  接下来,佩君姐叫我把腿张大,然后她从床尾跪爬过来靠近我,停留我的大腿上,伸手抚摸我那根又大又烫的大阳具,在佩君姐的玉手抚摸下,然后我那根六寸长的阳具更膨胀成六寸半长。

“你这根大家伙真的是我们女人冤家!”佩君姐羞羞地说。

  说完后,她伸出舌头慢慢舔我阳具的根部,从根部慢慢舔上去冠状沟的部位,再舔回去根部,不时也会玩突击,突然舔我的睪丸。

  突然舔向我睪丸这下实在太刺激,真的好爽好舒服。我忍不住发出“啊~”一声。

  佩君姐用已经充满淫蕩的丝眼看着我,叫我要尽力忍住,不要那幺快射,然后嘴巴又继续回去帮我服务。

  逐渐地,我稍微习惯佩君姐舔技的节奏,便闭上眼享受她的口技。

  突然,就在佩君姐在往上舔上去冠状沟的时候,她突然用手握住我的根部,然后一张嘴马上含住我的大龟头。

  这一下突然含住我的龟头,又是另外一种境界的舒服。感受自己的大龟头被温暖的口腔包围住,然后不时用舌头偷偷挑动我的马眼。于是我忍不住又叫了一声“喔~”呻吟一下。

  然后我张开眼,看着佩君姐跪在我的前面,然后嘴巴含住不动,然后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当佩君姐看到我张开眼睛后看着她,她自己展示一脸满意的样子,慢慢闭上眼,然后开始慢慢吞吐我的大阳具。

  开始时,她的嘴巴先在我的大龟头部份慢慢地吞吐,然后逐渐地越含越下去,然后速度也慢慢地加快。

  我就看着佩君姐的嘴巴在我那根大阳具加速地吞吞吐吐,从含住龟头,再吞下三分之一根,最后就保持含到半根阳具。

  当佩君姐的口交速度加快时,她的头髮也随着摆动。为了能够看清楚佩君姐帮我口交,我也学A片中的男优般,将佩君姐的头髮用手拨开然后握住它们,把她帮我口交的表情看得清楚。

  佩君姐的口交技巧真的很厉害,舒服地我坐立不安,隐隐约约中我的臀部也不知不觉地摆动抽插起来。

  不过,佩君姐马上另一只用手拍打我的屁股,大概示意我不要动,我也听话停止摆动。

  不过逐渐地,我觉得我自己快把持不住了,随时要把爆发了。

  这时,我拼命地忍住,连呻吟声也不敢发出,誓死忍住。因为我知道我现在只要发出一丝声音,我马上就要崩溃,爆发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快速吞吐我的大阳具的佩君姐突然发力,竟然大力地拼命吸吮我的大龟头,舌头拼命挑动马眼。

  就在这种双重刺激下,我终于忍不住要爆发,我大声叫出:“啊~~~~~不行啦~~~~~~”一声,然后用双手用力压住佩君姐的头,不但不让她的头上来,反而把她压下去。

  相信佩君姐也不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做,结果我的大阳具就在佩君姐的嘴巴里疯狂地崩溃爆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知该用什幺语言来表达我射精那一刻的超快感,只有全力叫出来,发洩自己舒服到极点升天的感觉。

  我第一次在这幺刺激的状况下射精,所以我的大阳具也出现异常疯狂喷射的状态。我的阳具足足在佩君姐的嘴巴里跳动的十下,平时我打手枪顶多只是跳动三、四下而已。

  而且,阳具每一下的跳动都喷出大量的精,每一下的跳动都带给我前所未有的超快感,这些超快感都贯彻在我全身。

  当我疯狂射完精后,我整个人就瘫痪在床上享受快感的余兴。这时,我的双手才捨得放开佩君姐的头部离开。

“咳~~~咳~~~~咳~~~~~咳~~~~咳~~~~咳~~~~~~~”我鬆手后,佩君姐便拼命地在咳嗽,然后满嘴巴都是由我射给她的子孙液,双目充满红丝泪水。

  我看佩君姐被我的大阳具呛到这个样子,我不禁有一种满足感。

  当佩君姐回过神来的时候,用手不断拍打我的大腿,眼湿湿地对我说:“你这小冤家,你想谋杀人家啊!

“哈!谁叫佩君姐突然发力吸我的大龟头,让我溃不成军,那幺狼狈,所以我也要抱着妳同归于尽。”

“而且我不知道是我的大阳具还是我的子孙液,哪一样谋~~~~杀~~~~~~你。”我一脸满足调皮地呛回佩君姐。

“你这小坏蛋、小冤家,还那幺神气,人家差点被你的精液呛死,也不知道自己的那里又大又粗,真的会哽住,呼吸不到。“

“要是我被呛死,就没人帮你破童子身。”佩君姐一脸装生气样子地说。

“对不起啦,佩君姐!当时真的太刺激了,我也不知道该怎幺做才好,然后就本能意识地压住你的头!不过,妳的口交技术真的是全世界第一,如果有这种口交比赛,你一定是冠军。”

“那是因为你还太嫩,把持力经验和忍耐力还不够,所以就会那幺快就射精。不过,你倒是真的是处男。”佩君姐边摸嘴边的精液边跟我说。

“为什幺?”我好奇的问。

“因为你那幺快就射出来,才三分钟都不到就忍不住射精。我就知道你一定没试过作爱。”

“那我是早洩吗?”

“不算拉,因为你真的是第一次。不过,如果日后你继续加强下去,恐怕女人见到你都要脚软。”

“可是佩君姐你真吸得我很舒服。谢谢妳!”我语带感激的说。

“也没有啦,因为我也已经四十多岁,还生过两个小孩,所以阴道已经鬆弛了。我老公跟我性交的时候,常常都不能在阴道抽插射精,于是我只好口交来帮他洩精,长期帮他口交下,我的口交技术才越来越熟练,你这小冤家才射得那幺舒服。”

说着,佩君姐的手也没有閑着,已经伸手抚摸我那刚刚洩完精的阳具。不过,她抚摸几下后,我的阳具已经精神奕奕的站起来了。

“我的天啊!你怎幺那幺强,那幺快就可以站起来了,还是年轻的好!你以后真的会是女人的冤家啊!”佩君姐看见我的阳具那幺快就可以回气,一脸震惊地说。

“佩君姐!我想看看你身体!”

“小冤家!真猴急!”佩君姐说完后,便将身上的浴巾脱下。露出一身雪白的身躯外,和剩下那双白色的奶罩几乎包不住的36F豪乳,以及那白色内裤。

佩君姐在伸手到背后将奶罩脱下,那双我梦寐以求的豪乳终于在我的面前展现。佩君姐的豪乳真的很大,虽然已经有一点下垂,是木瓜型的大乳房,不过以她的年纪来算,算是不错。

    她的大乳房颜色雪白,然后她的乳晕很大,但乳头的颜色竟然还是粉红色。而她的腰部并没有很细,可说是有一点粗,然而佩君姐的腹部却很少赘肉,可算是平坦。整体而言,佩君姐可能是属于骨架较大的女性,但其实她的身材还算保持的不错。

    接着,佩君姐慢慢爬上床,我也爬起来,我们两人半跪的姿态在床上,然后我双手伸过去抚摸那双巨乳,感觉很柔软,我慢慢往顺时钟方向搓,然后儘量伸张自己的手指,然后慢慢收紧抓住她的巨乳,透过一收一放,两颗大乳房就像是个抓不破的水袋。

    由于两颗大乳房真的是太好抓,太柔软。我突然间邪念一起,双手用力地握紧佩君姐那双手握不完的大乳房。

“啊~~~~~~啊~~~~~~~~讨厌~~~~不要那幺大力,给你抓爆~~~~~了!”

佩君姐看起来也蛮享受我大力抓她的大乳房,竟然不禁呻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