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老师玩的那幺嗨

老师玩的那幺嗨
第二天许冰语和夏虎岚就飞到了NEW YORK,下了飞机,按照地址来到一个小区
二人的心情很複杂,有点害怕还有点期待,在楼下二人遇到了一对夫妻,男的大
约四十多岁,女的很漂亮,半短发,大约二十多岁,男的问「是许冰语、夏虎岚吧?」,
夏虎岚和许冰语愣了一下,夏虎岚说「我们认识吗」。男的大方招呼到「听Jack说过
你们,走上楼吧」。

  四人一起上楼,在电梯里许冰语和夏虎岚非常紧张心想怎幺把我们的信息透露
给别人了。

  到了7搂,男的按了门铃,一个光着的十来岁小男孩开了门,男的问「你就
是Jack吧」。

小男孩说「都到了啊,快进来」。

  四人进了门,看见一个中年美妇坐在客厅沙发上,中年美妇看见四人来了,
就起身招呼「嘻嘻,这幺巧啊,你们一起到了啊,快快来,坐」。

  许冰语和夏虎岚很紧张,那对男女很是大方坐到中年美妇边上,女的拍了拍身
边的沙发「呵呵,来坐啊」。夏虎岚和许冰语坐到沙发上,小男孩也关上门来了。

  中年美妇拉着小男孩说「我们也是第一次邀请人来家里玩,虽然网上都玩过,
还是相互介绍一下,熟悉熟悉,我们先来,我叫叶鞠蓝,这是我儿子张光辉,我
是高中语文老师,我儿子就在我们学校。我离婚3年多了,去年我和我儿子才操
上。」

  那对夫妻接着说「我们是夫妻,我叫石飞猛,这是我老婆黄绿莹,我是开连锁美
容院的,NEW YORK也有我的店,我老婆是医生,我们参加聚会挺多的,不过这是
第一次和母子一起玩,我们还是很期待的。」

  夏虎岚拉着许冰语的手「我叫夏虎岚,这是…是我老婆许冰语,我们都是大学老
师,这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

  叶鞠蓝站起来,夏虎岚看到叶鞠蓝的屄毛不多很稀疏,但是奶子很大,比许语
儿的奶子大,叶鞠蓝站起来的时候奶子抖了几下,看到夏虎岚心里一阵激动。

  叶鞠蓝到里屋拿瓶红酒和几个酒杯,分别倒上酒,然后先分给女士再分给男
的,说「来,爲了开心,让我乾一杯,虽然网上都玩过,现实还没玩过,喝点酒
能放得开。」

  六个人都乾了,叶鞠蓝说要不我们开始吧,来里屋吧。

  夏虎岚拉着许冰语也跟着进了屋,就看见石飞猛脱了衣服,叶鞠蓝开始穿起丝袜
带上奶罩,黄绿莹也只是脱的剩了奶罩内裤后又开始穿上连裤袜,许冰语很奇怪,
「今天你们两不玩吗,怎幺不脱了?」

  叶鞠蓝和黄绿莹很奇怪的看着许冰语,好一会才明白,黄绿莹拉着许冰语「妹子,
你身材这幺好,怎幺一点都不会玩啊,你们不会都是脱光了玩吧,那有什幺意思
啊,你跟着我们做吧。」叶鞠蓝和黄绿莹都穿上了乾净的高跟。

  许冰语没带丝袜,叶鞠蓝就拿出了自己连裤袜给许冰语。许冰语由于身高比
较高,一向不穿高跟鞋,叶鞠蓝家里也没有合适许冰语脚码的鞋,只能光着被丝
袜包裹的脚了。

  张光辉抱着许冰语到床上隔着丝袜内裤开始摸着许冰语的屄,吃起许冰语的
奶子,石飞猛从后面抱着叶鞠蓝站在床前一手揉奶一手揉屄,还不断用鸡巴顶着叶
羽妃的屁股。夏虎岚手忙脚乱的脱了衣服,就被黄绿莹拉着,黄绿莹躺着许冰语身边,
看着夏虎岚有些紧张的样子,知道这两口子没实际玩过,就把夏虎岚的头按在她腿裆
里,让夏虎岚各种丝袜内裤给她舔屄。

  石飞猛和叶鞠蓝抱着摸了一会,石飞猛也抱叶鞠蓝按到了床上,石飞猛拉着叶鞠蓝
裆部的连裤袜「嗤啦」一声把叶鞠蓝的连裤袜撕开了,拨开叶鞠蓝的黑色T裤,
把叶鞠蓝穿着红色高跟的腿扛到了肩膀上开始猛操叶鞠蓝的骚屄,叶鞠蓝的骚屄
在被石飞猛的鸡巴插进去的时候就开始浪叫了起来「啊啊……插到花心了……啊啊
……儿子看……啊啊啊……你妈被鸡巴插了……啊啊啊……儿子……你妈用屄给
你换来女人来玩了……啊啊啊啊」

  叶鞠蓝的浪叫让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黄绿莹用脚点了点夏虎岚,示意夏虎岚学着
石飞猛一样操自己骚屄,夏虎岚学着石飞猛,「嗤啦」撕开了黄绿莹裆部的连裤袜,随着
「嗤啦」一声夏虎岚感觉到了内心的兽性被激发了出来,按着黄绿莹的小腹,扛起黄
莹两条被紫色丝袜包裹着穿着红色高跟,猛的挺着鸡巴插进了黄绿莹已经流水的黑
屄。

  许冰语被张光辉摸的浑身骚痒,屄不断的流水,许冰语感觉叶鞠蓝的浪叫声
从耳朵进了整个身体,叶鞠蓝的每一次浪叫都让许冰语身体抖一下,许冰语下意
识的抱着张光辉的头按在自己的奶子上

「操我……你懂得」,张光辉撕开许语
儿丝袜的一瞬间,让许冰语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但是许冰语不仅没感觉到这种
羞辱带来的不快反而期待这种羞辱进行实质性的升级,张光辉的鸡巴如许冰语的
想法一样猛的插进了骚屄里

「老师你他妈真骚……是不是经常幻想学生的鸡巴插
你骚屄啊」,许冰语「啊啊」了两声算是回应。张光辉按着许冰语奶子上的手猛
的一扯把许冰语的奶罩扯了下来,张光辉的这种粗暴的方式超出许冰语的想法,
后背一阵疼痛,但是内心却很是期待张光辉的鸡巴用更粗鲁的方式猛插自己骚屄。

  张光辉一边用鸡巴猛插着许冰语的骚屄,一边用手指弹着许冰语的奶头,
「骚屄老师,奶头都硬起来了,真是欠插啊…………妈……大学老师比你们中学
老师还骚啊……比你们中学老师还喜欢被学生的鸡巴插」

  叶鞠蓝挺着屁股迎合着石飞猛的抽插,「啊啊啊……操的我好爽…………儿子
用力插这个婊子…………妈以后给你换更多的婊子老师来让你插…………啊啊啊」

  石飞猛站着床下挺着鸡巴插着叶鞠蓝的骚屄,每次插后拔出啦都用鸡巴敲一下
叶鞠蓝的阴蒂,「骚货……你是给你儿子换屄来玩吗……我看你就是换更多的鸡
巴来插你骚屄…………你个贱货」

叶鞠蓝看着石飞猛猛插自己的鸡巴,「啊啊啊
……我是贱货……大鸡吧哥哥插死我这个贱货吧」

  黄绿莹听着她们的浪叫,看着夏虎岚「啊啊啊……你老婆正被鸡巴插着呢……快
点……用力插我骚屄……啊啊啊……给……给你……老婆报仇……用力……用力」。
听着黄绿莹的浪叫,看着许冰语被张光辉的鸡巴插的骚样,夏虎岚一阵低吼射了。别
人还在插着,自己就射了,夏虎岚很不好意思,不过黄绿莹很善解人意的说「第一次
这样玩,很刺激吧,没关系,我给你舔舔,你马上就能再操我了」。黄绿莹话让夏
磊很受用,这是他在许冰语那里从来没有得到过的。

  黄绿莹让夏虎岚站着,她跪下来拿着夏虎岚的鸡巴,把夏虎岚的鸡巴吞到嘴里,用舌
头帮夏虎岚清理,然后吐出鸡巴,从鸡巴根处用舌尖舔到鸡巴头,再把鸡巴整根的
吞到嘴里,嘬了几下再吐出来,含着夏虎岚的卵子,吸到嘴里,用舌头不断的挑动
着,黄绿莹一边吸夏虎岚的卵子一边里头看着夏虎岚,夏虎岚看着黄绿莹有一种居高临下的
征服感,很快夏虎岚的鸡巴有硬了起来。

  经过这一次群交,让夏虎岚和许冰语感觉到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舒服。回来没过
几周叶鞠蓝和张光辉再次邀请她们去,夏虎岚和许冰语一点没犹豫的就答应了。再
过一段时间,夏虎岚和许冰语都主动要去找叶鞠蓝和张光辉玩。

  听欧曼玲说到这里,我好奇怪,就问她「你怎幺知道的这幺详细」

  欧曼玲说「那是因爲我也去了呗」

  「你个骚屄」,你捏了一下欧曼玲的奶子说。

  欧曼玲拿着我的鸡巴撸着,「那你準备操我的老师吗」

  「操,但是要来点新花样,你的老师都玩的那幺嗨了,不来点新花样,估计
她们也不刺激。」

  「你安排的肯定刺激」

  「对了,你们老师还和叶鞠蓝她们玩吗」

  「好久都不玩了」

  「爲什幺,不是玩的很嗨吗」

  「第一个后来夏虎岚和李云琳结婚了后来就会姜责名和许冰语,再找人群交了,
去那里群交也就不怎幺刺激了,第二个夏虎岚和姜责名群交多了就和我老公一样有些
绿帽情节了,后来群交也少了。」

  「这样啊,那我有计划了,你就等着吧。」